►西悠拉拉◄

昨天整理文章的時候發現好像似乎或許沒在這裡貼過這篇。


要注意的事情:

復健短打。很短。沒什麼特別的。

20歲。

我迷戀普普的金髮。


Beam.



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一無所知。


但是這樣很好,諾克提斯希望他最好永遠都不要知道那些小事。


年輕的王子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他可以透過恍恍爬進帳篷內的刺眼陽光判定,他聽見外頭傳來低低的說話聲,伊格尼斯沒有叫醒他,顯然和昨晚那場惡戰有關,他的左手臂熱辣辣地疼,肩膀感覺上被小卡車輾過,也顯然和昨晚的那場惡戰有關;他們的治療劑用罄,諾克提斯也沒有足夠的體力施展魔法,當他把...

大家好我是腥紅,沒什麼特別的事情,我只是想分享一個腦洞。

前陣子在玩血源詛咒我覺得必須AU。

不知道血源詛咒是什麼也沒關係,大概可以當成克蘇魯神話風格的AU。

不知道克蘇魯神話是什麼也沒關係,我會盡力解釋。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很想寫。

寫了一個開頭,分享給大家,最近就諸事不順很需要溫暖哈哈哈來刷個存在感討拍。

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有人想看的話我寫完哨嚮就寫(*‘ v`*)

救贖。

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跪在聖壇前。

月光灑進森然的建築物,照亮地上的積水、胡亂棄置的蠟燭和文件,幾個破損的容器被丟在一邊,裡頭裝著的液體流了出來,和著水光,染成了暗紅色;跪在聖壇前的男子略帶稚氣的臉龐...

要注意的事情:


最近論文忙到很想自盡,所以我又來寫廢萌小短篇了。

大概是刺客嘉年華DLC通關感想(๑´ㅁ`)

這裡真的只有廢萌沒有腦子。


The Sound of Your Heart.


普羅恩普特幾乎就要放棄了。


當他繞了整個雷斯塔倫一圈,一面用眼角留意著魔導兵一面掃視每扇半掩的門、乾草堆、一個一個掀開垃圾箱蓋之後他幾乎就要放棄了,他當然可以撥他的手機號碼,但這麼做就感覺好像承認了自己在人潮之中像個孩子一樣跟丟了戀人,而且他很確定諾克提斯肯定躲在某處嘲笑他,即使他們根本沒有在玩捉迷藏,...

祝諾克特生日快樂。

開了一輛破車。

內容有點複雜注意事項在這邊:

◆ 一點虐。

◆ 有自殘情節。

◆ 有肉。

◆ 結局後捏造,私設有。

◆ 感覺發生很多事不知道要怎麼標籤。

◆ 總之是一個用愛戰勝一切的故事。

◆ 有錯字的話就容忍一下因為我實在沒時間校稿對不起。

◆ 諾克提斯生日快樂。

◆ 標題是引用房東的貓《往往》的歌詞。


我懶得切文章所以整篇外連:傳送門

連結不能用的話跟我說一下,謝謝!

在其他地方發過的小分析,很主觀的分析。

大概也稱不上是分析應該算是為什麼我喜歡諾普的闡述而已。

就是想聊天,佔tag抱歉(°ཀ°)


廢話不多說(雖然接下來整篇也都是廢話),來講講我眼中的諾普。

可以說是為什麼我喜歡諾普,還有我個人對這兩個角色的一些看法,總之就是非常主觀,看看就好,也可以跟我聊聊,好想聊諾普。


「他們彼此都深信:

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他們相遇。

這樣的篤定是美麗的,

但變幻無常更為美麗。

既然從未謀面,所以他們確定

彼此並無瓜葛,

但是聽聽自街道、樓梯、走廊傳出的話語——

他倆或許擦肩而過一百萬次了吧?」

──...

緣由是我跟了個風,加上最近內心很動蕩(心情不好)只寫得出短打XDDDDD

但之前的坑沒忘的,很快會填!給我一點時間TTTTTT

▶30諾普、結局後捏造。


「感覺像會突然消失一樣。」





普羅恩普特晚歸,這不稀奇,他總是晚歸,在殷索姆尼亞的重建過程之中就連國王也無法干涉警備隊的額外工作,而普羅恩普特本人是那麼地殷切、那麼地投入,彷彿能夠為這座城市做點什麼,就是他最大的禮物;他頂著王者之劍新任隊長的頭銜和一頭閃亮的金髮在重災區穿梭,擊退野獸,偶爾也參與單調的清掃工作,操作大型機具將破磚碎瓦移出城外;關於他的傳聞四起,全都是些好話,包括他是多麼的懇切溫柔,或是他看起來...

最近哨嚮超級卡文,前幾天住的城市停了個電,昨天在噗浪上發了個應景短打,想想這裡也貼一下好了・*・:≡( ε:)

沒什麼特別的就又短又廢,DK交往前題。

另外謝謝大家之前的留言和愛心,覺得很溫暖,抱歉我都比較晚回・゜・(PД`q。)・゜・



電不來了。


普羅恩普特躺在床上,抓著遊戲機的搖桿,一動不動,衣著整齊,連學校制服的領帶都還繫著,他瞪著狹窄房間的天花板,藍眼睛在漸暗的天色之下閃閃發亮。他很有耐心,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到敞開的窗戶也無法帶來多少額外的光線,才意識到整個街區都陷入黑暗,意識到今晚電也許不會來了。


金髮少年翻了個身,將搖桿丟向床尾,然後抓起床頭櫃上的手機,打開手電筒...

消失一段時間抱歉┏( .-. ┏ ) ┓

前陣子都在忙CWT的事情,公佈一下這次的認親無料!

哨嚮下周更,請再等我一下對不起。゚ヽ(゚´Д`)ノ゚。


要注意的事情:


◇交往前提。

◇十年間捏造。

◇有甜有虐。

◇OOC都是我的鍋。


Gone With Star Lights.



每一夜,相同的夢境不斷重複。


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躺在泥土地上,渾身是傷,掙扎著呼吸時想的是這件事,同一個夢境。


以及這是第三年,他開始抽菸、習慣用拇指將打火機推進牛仔褲後口...

要注意的事情:

我沒有死...............

哨兵嚮導AU,各種私設。

哨兵諾克特嚮導普。

所有設定都一樣,但王子沒有出去旅行,也沒有婚約的AU。

OOC都是、是我的鍋(寫到神智不清


上篇。


致所有過去與未來的你(中)




「你在想什麼?」


伊格尼斯一手拿著他的咖啡,一手插著腰,低頭望著他的時候,年輕的王子抓著木製劍柄,劍尖向下,坐在王城的練習場中央,盯著地板,比任何時候都還真心希望自己能想出一個聰明的回答、一句慧黠的反駁或至少維持蠻不在乎的態度能打發他的軍師,但事實是,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在想什麼?他抓起自己心中...

要注意的事情:

就只是想寫點DLC相關的東西。

30歲的大家假想,未來捏造,原作結局HE捏造。

沒有人死掉!

一點點虐。

下次再更哨嚮抱歉!!因為普的DLC...............

太陽雪

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

And ignite your bones

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

雪落在他鼻尖。

好冷,他伸出手,指尖因為低溫而麻木,融雪落在他的外套上,沾濕了他的衣領,讓寒意滲進他體內,好冷,他的每一次喘息都在空氣中織成白霧,在他面前展開,隨著呼嘯的風聲飄散,好冷,他什麼也聽不見,除了自己擊鼓般的脈搏,敲響著耳...

要注意的事情:(有點長拜託耐心看完,不要不合胃口拉肚子TT)

噗浪上的親友說想看哨兵嚮導趴囉。

我寫大綱的時候不小心就一個手滑放飛了一下自我XDDD

哨兵諾克特嚮導普。

所有設定都一樣,但王子沒有出去旅行,也沒有婚約的AU。

也沒人在打仗、的AU。

所以20歲的時候他們在王都念大學。

哨嚮的人口非常少,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歐都是普通人。

我想寫寫看哨兵和嚮導在太平盛世的處境,所以抱歉沒什麼動作戲。

總之就是小情侶(交往前)和他們的小小糾結。

希望可以上中下完結TT


致所有過去與未來的你


普羅恩普特那天哭了。


這麼多年之後...

要注意的事情:

前幾天去吃燒烤店裡有超級奇怪又很爆笑的活動只好寫成諾普。

總之就是個超廢的短打,文筆復健。

是DK。(又

交往前。


──


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覺得自己有可能會死掉。


他被暗算了,金髮少年坐在燒烤店角落的座位,試著融入周遭的陰影之中,他不應該答應赴約,更不應該拖著諾克提斯和他一起來,不過,嘿,這不能怪他,即使聯誼這個點子很蠢,但就算一切都從頭再來一次,班上的男同學依然能夠用免費的食物收買他──人數不夠是個謊言,他們當然很清楚年輕的王子能吸引多少女學生出席,還有邀請了普羅恩普特就等於邀請了諾克提斯這件事。


他被暗算了。


此刻,坐在他身邊的女孩子

►西悠拉拉◄

不會寫文。
諾普左右固定。

© ►西悠拉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