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悠拉拉◄

放諾普用的分頁ヽ(●´∀`●)ノ
左右固定廚。
歡迎跟我說話!

【FFXV|諾普】無題。

要注意的事情:

前幾天去吃燒烤店裡有超級奇怪又很爆笑的活動只好寫成諾普。

總之就是個超廢的短打,文筆復健。

是DK。(又

交往前。


──


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覺得自己有可能會死掉。



他被暗算了,金髮少年坐在燒烤店角落的座位,試著融入周遭的陰影之中,他不應該答應赴約,更不應該拖著諾克提斯和他一起來,不過,嘿,這不能怪他,即使聯誼這個點子很蠢,但就算一切都從頭再來一次,班上的男同學依然能夠用免費的食物收買他──人數不夠是個謊言,他們當然很清楚年輕的王子能吸引多少女學生出席,還有邀請了普羅恩普特就等於邀請了諾克提斯這件事。


他被暗算了。


此刻,坐在他身邊的女孩子抓著他的手臂,問他有沒有女朋友,但是他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還只顧著在昏暗的光線之下捕捉桌子另一端諾克提斯的神情,他可以從路希斯的王子眼中看見不耐和困窘──他雖然隱藏得很好,卻總是瞞不過普羅恩普特──後者在心裡重重嘆息,他想不到提早開溜的藉口,不過心想一切也不會再糟了,他們只需要熬過這兩個小時。



但他顯然錯了,服務生來到桌邊點餐的時候視線掃過他們的人數組合──暗色的馬尾隨著她的動作晃了晃──然後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我們現在店裡有活動,」她說「接吻三十秒就多送一盤五花肉哦,要不要挑戰看看?」



六神啊,普羅恩普特很確定他會被諾克提斯謀殺,他甚至沒有事先告訴他這是場聯誼,他很確定他恨透這種場合了,年輕的王子朝他射出一道炙熱的視線,而他盯著桌面上的餐具,避免和獵食者有視線上的接觸,免得當場命喪黃泉。


「哇,那麼,諾克提斯王子,」坐在他身邊的女孩笑道「交給你囉?」


「啊,交給我了。」出乎意料的,普羅恩普特聽見諾克提斯流暢地達道,他悄悄抬起視線,看見年輕的王子站起身,仍然盯著他瞧「普羅恩普特。」他低低喚道。


在金髮少年心裡,這個時候他的名字後面可以接上上百種話,不外乎「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你怎麼不跟我說這是聯誼?」或是「我要回去了,你自己收拾這個爛攤子。」


但是他作夢也沒想到,諾克提斯站到他身邊,稍稍彎下腰,說的是:「頭抬起來。」


「……什麼?」那雙藍眼睛透過金色的睫毛看著他的王子。


「頭抬起來。」諾克提斯重複,然後伸手,輕輕扣住他的下巴。



對方的觸碰帶來的一陣電流讓普羅恩普特腦袋一片空白,諾克提斯的食指指節抵著他下顎的肌膚,他可以感受到他手指內側的薄繭,而直到他聞到對方身上熟悉的氣味,帶著冷鋼、淡淡咖啡味和薄荷的好聞氣味,他才發現他的王子靠得很近,太近了,這簡直是要──



諾克提斯的唇壓上他的,很輕、小心翼翼、落在他唇角,他的手溜到他後頸,手指滑進他的金髮之中,輕撫他的頭顱。


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覺得自己有可能會死掉,他聽見周圍有人倒抽一口氣的聲音,閉著眼睛,臉頰滾燙灼熱,手顫抖得不像話,他屏著呼吸,缺氧得暈眩感鋪天蓋地地像潮水般襲來,酥麻的無力感透過他們相觸的肌膚傳遍他全身,他伸出手,抓住諾克提斯的手肘,支撐自己。



年輕的王子退開的時候手往下,捏住他掌心,而普羅恩普特還在與那個吻帶來的恍惚感奮戰,就聽見他說「我們出去一下」然後被拎出了燒烤店。



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覺得自己應該會死掉,沁涼的晚風吹在他身上的時候,更加確立了這點,他就要死了,而這肯定不是真的,諾克提斯不可能吻他,至少不是認真的,他拉了拉制服外套的領口,靠著牆角站著,他們在餐廳門口,而他的視線落在街上往來的行人上,抿著唇。


「你還好嗎?」幾秒之後諾克提斯開口,他聽起來沒有生氣,差遠了,他聽起來饒富興味「你從剛剛開始就看起來恐慌症要發作了。」


金髮少年把臉埋進手心裡,喃喃說了些話,含糊不清。


「你說什麼?」年輕的王子挑起一邊的眉毛。


普羅恩普特猛然抬頭「你做這種事情根本沒有幫助好不好!沒有跟你說這是聯誼是我的錯啦!但是我、但是我──」他的話在句尾分岔,臉也燙得不像話,只好伸出手指著對方,表達自己的義憤填膺「那是我的初吻耶諾克特!你不想親剛認識的女孩子也不能這樣啊你要負責喔!而且你為什麼跑出來啊!這樣不就連五花肉都沒有了?」


「當然負責啊。」諾克提斯的回答很沉穩,像是他剛剛的要求只是要他順便幫他買瓶汽水。


「什、什麼?」普羅恩普特停了下來,一搓金髮掉進他的視線裡。


「讓我負責啊,」路希斯的王子露出一個歪斜的笑容,但語氣卻異常認真,讓那個笑容感覺上不是真心的,感覺上他似乎也緊張「你不喜歡嗎?」


「不、我、諾克──你──不是啦!」普羅恩普特滿臉通紅,他用手背遮著嘴,一種新的情感在他體內振翅,感覺像是希望「你是認真的嗎?」最後他小聲問。


「你喜歡啊?」諾克提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笑道。


「諾克特!」金髮少年捶了他肩膀一拳,轉過身,但是路希斯的王子抓住他的手,將他拉回身邊,那雙暴風雨般的灰藍色眼眸眨落滿天星辰,空著的那隻手替他撥開額前被風吹亂的金色瀏海,普羅恩普特安靜下來,看著路希斯的王子,諾克提斯的黑髮在路燈和招牌的光線下被染成其他顏色,陰影落在那張俊俏的臉上,在他高挺的鼻梁和薄唇唇角勾勒弧線,他的眼眸閃閃發亮,似乎裝載著他的所有秘密,所有關於他的秘密,關於震動的情緒與不穩的脈搏的秘密。


他的王子傾身,在他髮間印上一個吻「我也是。」諾克提斯輕聲說,微笑。







FIN.

评论(21)
热度(64)
©►西悠拉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