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悠拉拉◄

不會寫文。

【FFXV|諾普】無題

最近哨嚮超級卡文,前幾天住的城市停了個電,昨天在噗浪上發了個應景短打,想想這裡也貼一下好了・*・:≡( ε:)

沒什麼特別的就又短又廢,DK交往前題。

另外謝謝大家之前的留言和愛心,覺得很溫暖,抱歉我都比較晚回・゜・(PД`q。)・゜・








電不來了。


普羅恩普特躺在床上,抓著遊戲機的搖桿,一動不動,衣著整齊,連學校制服的領帶都還繫著,他瞪著狹窄房間的天花板,藍眼睛在漸暗的天色之下閃閃發亮。他很有耐心,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到敞開的窗戶也無法帶來多少額外的光線,才意識到整個街區都陷入黑暗,意識到今晚電也許不會來了。


金髮少年翻了個身,將搖桿丟向床尾,然後抓起床頭櫃上的手機,打開手電筒,自抽屜裡翻出打火機和蠟燭,點上,就這麼坐在床沿,發了一會兒呆,才往後躺回床上,蜷縮成一團,閉上眼睛。



他不怕黑,停電在住宅區外圍並不罕見,他已經獨自渡過太多次這樣的情況了,他不怕黑,一點都不怕,他只要睡著就好了,只要他入睡。


他不怕黑。




他閉著眼睛,隨意拾起一段回憶,某個晚上,他和諾克提斯在他那間高級公寓的天台,無所事事,就只是靠牆坐著,他的王子突然提議一起看星星,那天的月亮很大很圓,整個天空都彷彿被染成銀白色,但他知道他們誰也沒有真的在欣賞夜空,因為每次當他的視線飄向諾克提斯,想窺伺他昂著下巴的模樣,他都看見那雙蒼藍色的眼眸正注視著自己。


然後他們笑了起來,諾克提斯勾著嘴角,忽然要他稍微換個位置,讓月光照亮他,他說:「這樣你的頭髮就會閃閃發亮。」說的時候別開視線,彷彿覺得這句話很愚蠢,但普羅恩普特感覺就真的是那樣,閃閃發亮,因為諾克提斯和月亮一起注視著他。


他覺得自己閃閃發亮。



有什麼東西在隔壁的客廳裡撞擊出聲,很輕,但足以普羅恩普特倏地睜開眼睛,燭光在他視線邊緣搖曳,他屏著呼吸,緩緩坐起身。


他不怕黑。


一片漆黑,空氣靜止,毫無聲響,然後——


有人在敲門。


普羅恩普特抓起手機,沒有下床。


不會有人來找他,幾乎沒有人知道他的住址,也不可能是他的養父母,他們從不回家,而且他們有鑰匙。


他不怕黑,一點也不怕,沒什麼可怕的,都是想像出來的東西。


敲門聲變得急促。

他覺得自己就要哭了。



普羅恩普特把頭埋進枕頭裡,用雙手摀著耳朵,維持這個姿勢,這一定是一場噩夢,一定,他要醒來,許久──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門口才安靜了下來。


接著他的手機響了。


他嚇得渾身顫抖,幾乎要流下眼淚,直到他看見螢幕上的那個名字。


「你不在家嗎?」諾克提斯的聲音很急,很喘,有些不耐,但更多的是擔憂。


「什——」普羅恩普特鬆了一口氣,用袖口擦了擦眼睛,吸吸鼻子。


「你不在家嗎?」路希斯的王子急冲冲地又問了一次「我聽說你家這邊停電了,你睡了嗎?現在才晚上九點耶。」


「……剛剛是你在敲門嗎?」


「不然還有誰?」諾克提斯輕笑「你要幫我開門嗎?外面冷死了。」


普羅恩普特愣了愣,然後對自己笑了「什麼嘛諾克特,我剛剛快嚇死了,」他將自己拉離床鋪,感覺輕飄飄的,即使他還沒有見到他,光是聽見他的聲音,黑暗就已經容易忍受得多「你來這裡幹嘛?」


「我聽說停電了啊。」諾克提斯的語氣聽起來像是覺得他是個無可救藥的蠢蛋「你不是怕黑嗎?」


「是有一點,」他說著走向玄關,打開門,手機還抓在手中,舉在頭側,他看見他的王子在那裡,就站在他門廊前,身上的薄風衣是黑色的,下擺被秋風吹的飛起,一頭黑髮綴著月光「這就是被王子拯救的感覺嗎?」他笑道。




諾克提斯沒說話,只是回應他的笑,湊上前,用影子覆蓋他,吻了他一下,很輕的吻,落在他唇邊,不帶情慾但是滿懷愛戀,然後和他一起陷入彼此的懷抱;他們只是擁抱,緊緊抱著對方,但是漸漸的,他們擁抱的事物似乎變得更加龐大,更加有力,普羅恩普特閉上眼睛。


電不會來了。


但是沒關係。


月光灑在他們重疊的身影上,諾克提斯的手輕撫過他背脊,攬著他的腰,他聞起來像海風,像冰糖,像初春的第一場雨。



普羅恩普特覺得自己閃閃發亮。





FIN.

评论(13)
热度(47)
©►西悠拉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