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悠拉拉◄

不會寫文。

【FFXV|諾普】無題

緣由是我跟了個風,加上最近內心很動蕩(心情不好)只寫得出短打XDDDDD

但之前的坑沒忘的,很快會填!給我一點時間TTTTTT

▶30諾普、結局後捏造。





「感覺像會突然消失一樣。」





普羅恩普特晚歸,這不稀奇,他總是晚歸,在殷索姆尼亞的重建過程之中就連國王也無法干涉警備隊的額外工作,而普羅恩普特本人是那麼地殷切、那麼地投入,彷彿能夠為這座城市做點什麼,就是他最大的禮物;他頂著王者之劍新任隊長的頭銜和一頭閃亮的金髮在重災區穿梭,擊退野獸,偶爾也參與單調的清掃工作,操作大型機具將破磚碎瓦移出城外;關於他的傳聞四起,全都是些好話,包括他是多麼的懇切溫柔,或是他看起來多不像個王家成員,人們敬稱他阿根塔姆隊長,謠傳看見他的笑容可以交上一輩子好運。



這倒是真的,諾克提斯‧路希斯‧切拉姆躺在床上,想著這些無害的流言,昏昏欲睡,連夜處理財政報告和其他公文讓他精疲力盡,距離太陽如常升起的那天僅過了幾星期,路希斯的國會還沒重新開始運作,所有雜項都得由他經手,伊格尼斯雖然幫了大忙,但他還是得親自讀完每一份報告,並且理順仍然有些緊繃的國際局勢;過去這幾天他和普羅恩普特之間似乎只剩下清晨簡短的對話和倉促的吻,但這絲毫沒有影響他們的關係,當他每天在他的金髮太陽身邊醒來,看見他揉著眼睛對他笑的時候,他都覺得自己肯定是交上了一輩子好運。




年輕的國王在深夜被一陣窸窣聲吵醒,半夢半醒之中,有人悄悄開了門,溜了進來,躡手躡腳的走路方式他很熟悉,他閉著眼睛聽著對方換上睡衣,然後掀開棉被一角加入他,床墊凹陷的方式,他的體溫與氣息──普羅恩普特也許是個盜火賊,偷了一整片陽光,塞進他的被窩裡。


空氣靜止,他聽見他的呼吸,數著,一會兒,普羅恩普特動了動,擠進他懷中,他的金髮掃過他下巴「諾克特,」他輕聲說,而他語氣之中有某種強烈的情緒,讓年輕的國王選擇繼續假裝熟睡,只為了不驚動他「我有時候啊,會覺得……」他輕笑了一下「你很好,這一切都很好,幸福到感覺像會突然消失一樣。」



諾克提斯想說些什麼,但是他的思緒被睡意攫住,每一吋神經都尖叫著威脅他再度入睡,所以他只是伸出手,輕輕摟住對方的腰,手指滑過他的脊椎,這換來一個吻,擦過他下顎,還有普羅恩普特低低的笑聲。



他再度沉入夢鄉,只來得及確認自己肯定是交上了一輩子好運,一定是。







隔天早上他醒來時,普羅恩普特稱不上是在他懷裡,比較像是粗魯地將手腳橫過他的身體和枕頭,將他釘在床上,陽光透過沒拉上的窗簾框住他們兩人,被窗框完美地裁切成方形,為他們的身形鑲上金邊,諾克提斯用一隻手肘撐起上半身,低頭凝望普羅恩普特,陽光打在他身上的效果顯著,他身上穿著一件諾克提斯的舊T恤,因為多次洗滌領口已經有點鬆了,露出了太多胸前白皙的肌膚,他左手臂上有道淺淺的傷痕,大約是哪場狩獵行動留下的印記,日光打亮他那頭燦爛的金髮,讓他的臉部線條變得好柔和,他仍能看見歲月的痕跡,但在粲然的黃澄光芒之下他看起來比較接近二十歲,那麼的毫無防備、秀色可餐、惹人憐愛。



諾克提斯凝視他的戀人,突然感覺到一股奇怪的墜落感,好的墜落感,好像他一直以來都飄浮在半空中,而如今終於能因為得以守護著深愛的人而腳踏實地。


普羅恩普特轉醒時軟語嘟噥,將臉轉向他,然後露出一個微笑:「早安啊,諾克特。」


「早安。」諾克提斯說,若有所思,通常這個時候他會低頭吻他,搔他癢,把手滑下他的大腿或把頭枕在他的肚腹,但是今天,他突然有些害怕弄碎他。


金髮的王之劍看著他的國王,彷彿少了這些接觸格外引他注意「怎麼了嗎?」他問。


諾克提斯輕聲嘆息,然後抓起普羅恩普特的手,盯著兩人的手指,還有對方是如何將手指滑進他指間,扣住他的手「不會消失,我保證。」他輕聲道。


那雙藍眼睛看著他,幾秒鐘的一頭霧水,接著那兩汪像是能直接滴出水的湛藍被笑意充盈,然後諾克提斯周遭的空氣被清澈明亮的笑聲點亮,普羅恩普特坐起身「諾克特裝睡哦?好狡猾。」他說著,但傾身向前,擁抱他,將下巴靠在他肩上。


「你才是吧,有那種煩惱應該要先找我商量。」年輕的國王摟著戀人的腰,嚴然。


普羅恩普特又笑了「這很丟臉吧。」他說。


「有什麼好丟臉的?」


「我現在可是王之劍的隊長哦?」


「你是……普羅恩普特,」諾克提斯思考了一下,好像努力想找到更好的表達方式「你不用變成怎樣的人,你知道嗎?你永遠都可以只是……那個男孩,所以煩惱這種事情沒什麼好丟臉的。」


「那個男孩。」普羅恩普特重複,似乎覺得這個說法很有趣。


「我很喜歡他。」


「我知道,」金髮的王之劍低下頭,將臉埋進諾克提斯頸窩,嘿嘿笑了起來「我也是,我是說,喜歡你,雖然你老是把話講得亂七八糟。」


「我沒有。」


「你有,但沒關係,就算是那樣我也喜歡。」






諾克提斯抱著懷中的人,因為對方話語的溫度放棄反駁,陽光爬上他的背脊,照亮他們,勾起普羅恩普特金髮髮梢,他在後頸附近的頭髮有點太長了,微微捲起,在他白皙的肌膚上發亮──路希斯年輕的國王覺得自己一定是交上了一輩子好運,他一定是擁有驚為天人的好運氣,才能夠留住這樣的人,還有他的笑容。



一定是。






FIN.


评论(21)
热度(54)
©►西悠拉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