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悠拉拉◄

不會寫文。

七夕就來跟我聊聊諾普吧。

在其他地方發過的小分析,很主觀的分析。

大概也稱不上是分析應該算是為什麼我喜歡諾普的闡述而已。

就是想聊天,佔tag抱歉(°ཀ°)





廢話不多說(雖然接下來整篇也都是廢話),來講講我眼中的諾普。

可以說是為什麼我喜歡諾普,還有我個人對這兩個角色的一些看法,總之就是非常主觀,看看就好,也可以跟我聊聊,好想聊諾普。




「他們彼此都深信:

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他們相遇。

這樣的篤定是美麗的,

但變幻無常更為美麗。

既然從未謀面,所以他們確定

彼此並無瓜葛,

但是聽聽自街道、樓梯、走廊傳出的話語——

他倆或許擦肩而過一百萬次了吧?」

──辛波絲卡《一見鍾情》





我之前一直不想思考這件事情是因為他們兩個認識的時間太久了,或者應該是說他們兩個知道彼此存在、進行著個人的小小心理攻防戰的時間太久,這導致他們對彼此的情感非常不純粹,不是壞的不純粹或是髒髒的那種不純粹,就只是摻雜了太多東西在裡面的不純粹,我覺得這點非常可愛,但也很複雜,而要開始講的話就要從一切的開端開始。



首先呢,就是普羅恩普特這個時候在想什麼。


 



當然是很多可能啦,比如說「哇是諾克提斯王子欸!好帥!」或「我在跟諾克提斯王子呼吸一樣的空氣嗎?」之類的各種腦補自由心證,畢竟這個世界是由不同的可能性延展開來的,不過姑且聽聽看我的看法吧。


我其實不真的相信一見鍾情,應該是說我不相信那種廣泛定義的一見鍾情(雨果式的「愛情就是第一眼的悸動,其他都是後話。」),我相信的是辛波絲卡的一見鍾情,一切都不是偶然,也不是命定,只是兩個人在不經意之間的互相靠近,當這些「不經意」的次數不斷累積,到了某種程度之後,就是一見鍾情。


在一開始引用的《一見鍾情》(多巧!)這首詩裡面,最後一段的內容是:


「每個開始

畢竟都只是續篇,

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


我覺得這可以理解成:當我們說「一見鍾情」的時候,這段感情其實早就已經開始了,只是我們還沒有發現。

十分浪漫。



簡而言之,我相信的是即使兩個人之間的認識不深(或是更大膽一點的說──根本不認識好了,就像我們現在眼前的例子),我們還是會被對方身上和我們相似的特質吸引,無論是舉手投足之間,還是就單單是他散發出來的氣質。



那麼話說回來,帝國的報廢實驗品普羅恩普特和養尊處優的路希斯王子諾克提斯之間有什麼相似的地方呢?



我覺得是孤獨。



在反駁我之前先聽我說!(雖然我已經講很多了)我覺得在這段走廊的凝視之前的情節安排非常有意思──在教室一角嬉鬧的同學旁邊獨自一人看著數位相機螢幕的普羅恩普特,還有被女同學單方面逼問生活細節的諾克提斯(後來還隨便找了個超爛的藉口離開)。


他們都是那麼的格格不入,而且還是相同性質的格格不入,不是世界(他人)對他們特別不友善或受到推拒排擠,就只是無法融入。



而這對普羅恩普特來說是一個非常令他震驚的事實,他是如此的震驚,諾克提斯殿下是孤獨的,這樣的一個人,貴為一國王子,和他一樣,也不被理解,也感到孤獨嗎?


在我的看法裡,相似的孤獨將他們牽引在一起,是孤獨讓普羅恩普特在最一開始萌生了靠近諾克提斯的念頭(露娜的信給了他勇氣真的這麼做,但最初的想法我覺得還是普羅恩普特自己的),也是相同的孤獨讓諾克提斯王子開始注意起了那個偷偷跟隨在他身後的小男孩。


所以說,孤獨與不被理解,是這兩個角色共享的特質,也是他們建立關係的核心要素。



當然僅只於共享特質與建立關係是不夠的,身為一個人格健全的阿腐,我特別喜愛提及風花雪月愛與不愛,那麼這時候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諾克提斯和普羅恩普特之間愛的關鍵的本質是什麼呢?


答案可能有點無聊,但它是那麼重要,就在上面了,是理解


是相互的理解,是那種「哦,我懂,我也是,你不是唯一一個這麼覺得的人,你不孤獨。」的理解,我覺得理解這件事情常常被人小看,但是想想我們一生中有多少時間在尋求理解與被認同,又有多少人真的感覺自己被某人所理解,盡心、並且能夠去理解某人,非常可貴。


而理解和孤獨是被綁在一起的,當你被理解,即使全世界只有那麼一個人理解你,你也永遠不會孤獨。



諾克提斯和普羅恩普特之間的理解堅強到「好,你有秘密,你對我隱瞞了這麼多年,但是我能理解你為什麼隱瞞這件事,所以沒關係。」我稍微思考了一下,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也十分可愛又強大,這是他們之間的情感這麼吸引我的原因之一),諾克提斯平常不怎麼表現出這點,但是他對普羅恩普特的信任是建築在全然的理解之上,所以對方如此曲折的身世才一點也沒有令他感到困擾或動搖。(當然有人覺得這段情節的描述十分粗糙,但至少我個人是這麼解釋的。)






另一方面,我覺得普羅恩普特對諾克提斯的體諒與溫柔就不須贅述,他是兩個人之間對於情感的表達比較清澈透明的那個,他的溫暖柔軟在平常與諾克提斯的對話裡通通都有跡可循。



對我來說,「理解」是放在最前面的,「信任」或甚至是「喜歡」則都是後話。



在整個遊戲裡,以路希斯的王子做為中心去描述,普羅恩普特扮演的角色就是諾克提斯的理解者;當他看著諾克提斯的時候他看到的就只是諾克特,不是王子或是遴選之王,他的陪伴是如此單純質樸,一開始留住他的就不是那些頭銜與位階的束縛,這象徵著無論如何他都不會離開,即使諾克提斯失去一切。


我覺得身負重任者很容易迷失自己,普羅恩普特之所以那麼重要,是因為他是替諾克提斯保留他心裡那個喜歡打電動的無憂少年的那個人,他那種因為喜歡的是諾克提斯本身所以不會對他有多餘期待或要求的態度也是讓王子在他身邊感到安心的原因,感覺上只要待在普羅恩普特身邊,諾克提斯就還是可以做回一個孩子,這讓我想到雨果曾經說過:「使人感到渺小的情感可恥,能讓人做回孩子的情感可貴。」我覺得普羅恩普特是讓諾克提斯成長而不過分感到慌亂的一個很重要的基石,因為當他回過頭去面對普羅恩普特,他永遠不會忘自己是誰,他永遠是那個青澀彆扭,喜歡電動和小動物的男孩子,像是十六歲那年的陽光被保存了下來,就在普羅恩普特的藍眼睛裡終年燦爛。


如果說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歐給諾克提斯的是指引與守護,那麼普羅恩普特給他的就是支持,相信普羅恩普特「不會離開他」這件事情對諾克特來說很重要(他也確實沒有真正離開過他),因為他生命中重要的人都傾向離他而去。


總的來說,如果把整個角色特質拆開來講,普羅恩普特的功能就是「理解」和「陪伴」,他的象徵意義是「所有美好的回憶」,在普羅恩普特自己無論是身上還是心上都遍體鱗傷的情況之下,他是讓諾克提斯能夠回想起自己生命中最快樂的那段時光的人,而他也一直維持那個模樣,普羅恩普特從高中到二十歲到三十歲都沒有變,連他從帝國的實驗室裡九死一生地回到諾克提斯身邊都沒有變,他是那麼溫柔,他一直在用行動告訴諾克提斯他哪裡都不會去,而且「你看,你可以永遠留住這些快樂的時光,至少我可以幫你留住,等到你需要的時候,我再把它們通通交還給你。」對我來說這個部分是遊戲後段進入王座之間前選照片的意象,普羅恩普特一直都帶著那些照片,他是諾克提斯美好回憶的保管人,也是諾克提斯青澀真摯的那一部分的保管人。


而他之所以能夠這麼堅強勇敢,也來自於諾克提斯對他的溫柔和關懷,他們的所有情感都是互相的,這也造就了兩人之間難以磨滅的羈絆。


這種相互依賴與理解,諾克提斯和普羅恩普特之間的這種依賴與理解,是非常細緻而又堅韌的,那種感覺像是普羅恩普特鼓起勇氣去擁抱諾克提斯的脆弱的同時,自己也被擁抱。我覺得這兩個人在整場旅程之中陪伴彼此,與對方談心,就好像候鳥度過了寒冬,終於回到了家一樣,普羅恩普特可以成為他想成為的樣子,而諾克提斯可以不當個王子,他們在彼此身邊是那麼的單純又真實,即使仍然無助徬徨,也不再需要害怕受到傷害。


這些大概就是為什麼我這麼喜歡他們。

謝謝讀完。

可以的話跟我聊聊諾普吧卡稿好乾枯_(´ཀ`」 ∠)_

评论(4)
热度(36)
©►西悠拉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