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悠拉拉◄

不會寫文。

大家感受一下我的新刊(中間的一小段)。

生存證明不上tag,之後正式的試閱出來會刪掉哈哈哈我只是不甘寂寞XDD



伊格尼斯、格拉迪歐和普羅恩普特組成的議會在他不在的時候也運作得很順利,他實在不覺得自己的介入能帶來多少正面影響,即使如此,他還是每天都坐在他父親從前的辦公桌前試圖讀懂堆積如山的公文,資金申請書、新的工程計劃還有大型猛獸狩獵的結果報告──這些通常是普羅恩普特寫的,字跡和他本人一樣纖細好看,他的紀錄總是很詳細,甚至有些瑣碎,有時候還會夾著幾張便條紙,要他記得吃飯,或是問他晚上有沒有空、要不要去哪裡釣魚。

 

「你知道你可以直接用手機聯絡我吧?」有一次他這麼問他。


「那感覺不一樣啊!諾克特不懂啦。」普羅恩普特笑著,把手上的文件夾按到他的國王胸口。


那天的便條紙上寫著:「諾克特,一天到晚看公文是不是超無聊的,不如我們私奔吧。」


諾克提斯盯著紙上的字跡,有些潦草,像是最後臨時起意才寫下的,卻又不確定這是不是個好主意,他起身,踱步到辦公室敞開的落地窗前,深夜的殷索姆尼亞靜了下來,只剩下幾家酒吧零星的燈光,他抓起手機,打給普羅恩普特。


「嗯哼,」鈴響了一聲就被接了起來,透過話筒傳來的音色睡意正濃「諾克特,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等門喔,不准叫我去睡覺。」


「我們搞不好得開車到雷斯塔倫,」諾克提斯說道,幾乎是沒頭沒尾地「這附近沒人可以在這個時辰幫我們證婚,除了浣熊和一些醉鬼。」


普羅恩普特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那就讓浣熊來吧,」他說「醉鬼會把我們的名字唸得模糊不清,毀了那一刻。」


 

他希望那不只是個深夜的玩笑。


他無比認真。


不如他們就結婚吧。


那天接近凌晨回到家,他在客廳沙發上找到熟睡的普羅恩普特,諾克提斯傾身,手指撫過他凌亂的金髮和那張在睡夢中毫無防備的面容;瞥見茶几上一壺已經放涼的咖啡和一個空的馬克杯,他微笑,把他的金髮戀人安頓上床,吻了吻他的臉頰,然後翻找出當初的那張索引卡──他的新年計劃,在「 想起關於普羅恩普特的一切。」下方寫上「 然後好好和他求婚。


评论(8)
热度(20)
©►西悠拉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