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悠拉拉◄

不會寫文。

偷偷ヽ(✿゚▽゚)ノ

這天,諾克提斯花費了一整個早上和下午的最佳時光勤勤懇懇的草擬他下周公開演講的講稿,而普羅恩普特休假──多虧了格拉迪歐和伊莉絲的協助,他們提早解決了一隻在附近遊蕩的貝西摩斯。金髮的王之劍在路希斯王辦公室的單人沙發上舒展身子,他橫躺著,長腿懸在扶手外,有一下沒一下地用穿著襪子的腳跟敲著椅側,他把戰鬥靴踢在一邊,制服外套也隨手扔在矮桌上,只穿著鐵灰色的無袖上衣和黑長褲,雙手抓著手機,舉在胸前,緊盯螢幕。

陽光爬進室內,照亮普羅恩普特那一側的空間,諾克提斯則因為窗框的切割和笨重的辦公桌而隱身在較暗的那一側,他將寫壞的講稿揉成一團,抬起頭,覺得他的戀人彷彿自己在發光,在燦金光線的擁抱之下,普羅恩普特斜躺在沙發上的慵懶身形明亮的像是一幅虛構的畫面;光點親吻他耳際與頸側捲曲翹起的金髮、他鼻尖和嘴唇的形狀、鼻樑周圍的淡色雀斑和下巴的小鬍子,他是諾克提斯最美好細緻的想像的實體,而他希望那些光線是他的手指或唇。

和普羅恩普特共處一室卻被公務有效地隔絕完全是一場甜蜜又痛苦的折磨,在連續專心致志並且努力阻止自己每隔幾秒就抬頭看向對方幾個小時之後,諾克提斯終於忍不住了。

「我覺得我在浪費我們共處的時間。」他坦白說道。

普羅恩普特沒有回答,而他知道他沒有聽見他在說什麼,於是他又說了一遍。然後金髮的王之劍眨眨眼,從手機螢幕上移開視線,眼神慢慢在他的國王身上聚焦「我喜歡就這樣跟你在一起啊,沒關係啦。」他說。

諾克提斯仔細研究他的表情,試著研判他是否真心這麼想。

普羅恩普特將手機塞進褲子口袋裡,坐起身「你想去哪裡嗎?」他問,又加了一句:「我是說,如果你之後有自信在時限內弄完那個東西的話。」

「別管這個了,反正我不管怎麼寫到時候都會很像第一次上台報告的小學生。」路希斯的國王把手上的講稿揉成一團,丟到他和普羅恩普特之間的地上「我知道你知道接下來要去達斯卡地區,又會在那裡待好幾天吧?你也不要什麼任務都接啊。」

普羅恩普特嘴邊漾起一個笑容:「我是路希斯的警備隊長耶,我要樹立熱心服務民眾的榜樣。」

「你是我的王之劍耶。」諾克提斯喃喃回嘴「你要樹立好好待在國王身邊的榜樣。」

金髮槍手笑彎了眼角,將自己從椅子上推起身「等我回來補償你?」他提議。

「等你回來就別想走了,」路希斯的國王瞇起眼睛「從現在開始警備隊外派的安排批准都得經過我。」

「都聽你的。」

「當然都聽我的。」

看著他的國王滿臉不容質疑,普羅恩普特大笑「你大概是全天下最任性的國王,諾克特,」他從矮桌上撈起自己的外套「現在呢,我有個主意,我知道我們可以去哪裡。」

评论(7)
热度(23)
©►西悠拉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