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悠拉拉◄

我近來遭逢人生變故超級低產真是抱歉總之我回來惹(大概)

請大家多多指教(猛虎落地土下座)

放個小小的......開胃菜......(逃走)


Daffodils.





「我看還是算了啦。」普羅恩普特這麼說的時候,夕陽是紅色的。


窗戶敞開著,卡宴岬的海風輕緩,戶外的空氣流動進室內,聞起來很潮濕,新雨的氣味,初春。


路希斯的王子在床上翻了一個身,滾到床邊,自被窩裡探出頭,一頭黑髮亂糟糟的全擋住了視線,他發出不耐煩的嘟噥,抓起手機,瞥了一眼螢幕,八點五十分,他嘆氣,躺回床上,用手臂遮著眼睛。顯然沒人有心思提早叫他起床,不過這正好,這天...

除個草,就前幾天放噗浪上的短打。

交往久了之後覺得說喜歡啊愛啊有點彆扭的笨蛋情侶的無聊煩惱。(


黑暗中,諾克提斯摸向他,手指劃過他的脖頸,在碰到頰邊捲曲的金髮髮梢時稍微停了下來,指尖掠過他的下巴,撫過他鼻尖──彷彿在確認他是不是有在呼吸──接著他輕聲嘆息,手伸向床頭櫃,摸索了一陣,盡可能延長自己手指能觸及的範圍,半個身子壓在他肩上。


普羅恩普特動了動,翻了個身「你在幹嘛?」他試著讓自己聽起來像是被吵醒而有些惱怒,但是他說話前感受到對方的另一隻手輕輕壓在他的身邊,床墊陷了下去,讓他的腰側抵著他的手,諾克提斯可能完全是為了要讓自己能夠保持平衡,但是他很溫暖,而這個觸碰讓他...


諾克提斯‧路希斯‧切拉姆曾經痛恨清晨,他痛恨夜晚和白晝相交時那段曖昧模糊又像是根本不存在的時間,他喜歡在一天開始之後才慢吞吞地離開他溫暖的被窩,由一根頭髮為單位開始緩緩甦醒。但是現在,他的清晨由麵包香、清新的沐浴乳氣味和哼著歌、精神抖擻但是一頭金髮彷彿有自我意識般胡亂朝四面八方翹起的普羅恩普特組成。


諾克提斯從床上坐起,好讓自己能從比較好的角度透過敞開的臥室房門看見走廊另一端普羅恩普特站在廚房裡歪頭觀察烤箱計時器的樣子,他只穿著內褲和一件白色襯衫,襯衫的釦子沒扣,在他旋過身伸手去拿流理台上的餐具時下襬揚起。出於反射動作,諾克提斯看著他的襯衫鈕扣、他的臀部、順著他的腿往下看到膝蓋...

要注意的事情:

雙王子AU,雖然已經是老梗了但還是想試著寫寫看。

20歲的諾克提斯和16歲的普羅恩普特。

有一點點難過的設定但主體還是談戀愛。

我知道我不該開新坑了對不起但這個有點有趣,會努力填的(大哭

沒意外上中下完!


殷索姆尼亞的雪。


他不知道該怎麼把東西送出去。


更重要的是,他說不上來自己是不是喜歡他。


諾克提斯‧路希斯‧切拉姆抓著一台相機躲在王城中庭裡,藏身於爬了常春藤的金屬欄杆和玫瑰花叢中間,在沾了初春雨水的草地上席地而坐,雙腳身到欄杆外晃呀晃的,在他腳下,是小片人工種植的樹林,再更遠一些便是王城之外,從這個角...

通勤的隨筆。很短。

怎麼辦現趴的話也好想看,像是這種的。


普羅恩普特抬頭問他「晚餐要吃什麼?」的時候他手上還拎著糕點店的紙袋。

沒來由地,這個每晚他都會問他的問題讓諾克提斯愣在原地,看著把圍巾在脖子上圍了第二圈、衝他笑笑的金髮小青年。

大概只是因為,日光燈光線旋轉的方式太過曖昧,而且普羅恩普特想吃很久的草莓蛋糕,在他今天經過櫥窗時正好還剩下最後一個,諾克提斯覺得今天是個好日子,是個被蜜醃漬著的好日子,洽好是普羅恩普特每天清晨在洗臉盆前朝他湊近,落在頰邊的吻,增一分太膩減一分太淡的甜度。

「諾克特怎麼了嗎?」他的聲音此刻聽起來也特別可愛。


「先不管晚上吃什麼了,我們去登記...

要注意的事情:

今天是3/14。

今天的路希斯一定還是3/14。

不管啦。

很短。

想寫一次沒有煩惱的小情侶,就有點......胡鬧的寫了。



回禮


諾克提斯在陪普羅恩普特走路回家的時候很想掐死自己。


他試著用別的角度看待這件事情,但無論怎麼嘗試,所有路線都導向了同一個解答──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白癡。他應該要看出端倪才對,商店架上的塑膠花和滿街的粉色系裝飾,他的金髮少年早上和他碰面時滿臉雀躍、閃閃發亮的模樣──他還拍了他的後腦勺說只不過是克洛小窩今天打折,這麼興奮做什麼。


他想掐死那麼說的自己。


諾克提斯斜...

要注意的事情:

這次的CWT無料公開!

高中畢業後捏造。

過去捏造。

諾普交往前提。


偷光。



諾克提斯覺得他們應該要大吵一架。


或者普羅恩普特至少應該要對他發脾氣。他在來這裡的一路上都在腦中試著描繪出他的怒容,好讓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他會比較容易招架;他不記得見過他真正生氣的模樣,他習慣他明光燦爛的表情,他習慣他側著頭的微笑,右側一搓略長的金色瀏海會往下滑,遮住他一部份的臉,讓他後來都習慣待在他左側,捕捉每個他想要低頭隱藏的小表情──勾起的唇角、眼尾的弧度、紅通通的臉頰和耳根、那雙湛藍帶著紫色光斑的眼眸彷彿吸收了一整日的陽光,在抬...

要注意的事情:

偷偷更新一下。

魔法使養大的孩子梗,劍與魔法世界觀(大概)

角色關係私設眾多。


1.


負十四等星與光的孩子


諾克提斯只要一閉上眼睛就看見砲擊與火光、濺上他臉頰的鮮血和他父親回過頭,要他快跑的神情。


於是他驚醒之後便再也睡不著,盯著木製天花板發呆,那名高個子、金髮的魔法使──他叫普羅恩普特,普羅恩普特,諾克提斯張開嘴,試著這個名字的嘴型,普羅恩普特,他對自己重複了幾次,普羅恩普特──把臥室讓給了他,還替他在床頭櫃上留了盞燈,光線很微弱,能驅散太過沉重的黑暗但不至於影響睡眠,男孩側過身,在一片暖色系組成的拼布毯子底下曲起...

要注意的事情:


那個很紅的魔法使養大的孩子梗,融合之前的腦洞產生了這個亂七八糟的東西。

劍與魔法的世界觀(大概)

這其實是一個作品的AU但我暫時不能說因為會超級大劇透,大家可以猜猜看是什麼。(不用

想的劇情有點多,不確定幾回會完。

希望不要坑(欸

角色關係私設眾多。


負十四等星與光的孩子


那一夜充斥著無數微小的巧合,連鎖碰撞後變成了大事件。


如果普羅恩普特沒有連夜趕路,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藥水剛好用完了他得回去取,如果他沒有累到連最簡單的法術都顯得會耗費太多體力,他必須徒步橫越那座被燒得焦黑的村莊,如果他一如往常選擇...

要注意的事情:


我回來了!最近真的是,發生很多事(MHW 1/26發售)₍₍◝(・'ω'・)◟⁾⁾ (我有在檢討了我也覺得自己玩物喪志面目可憎

其實昨天晚上有更新嗚嗚,剛剛打開才發現被屏蔽,真是,很抱歉。

不知道敏感詞在哪,想想還是整篇外連好了。

終於寫完這篇了,下次來更個長篇,還請、多多指教!ヽ(✿゚▽゚)ノ

全文傳送門


連結有任何問題都儘管跟我說,謝謝!

要注意的事情:


似乎很少有高中畢業那段時間的腦補,所以一時興起試著寫寫看。

19歲的諾普,那陣子的感覺吧!

私設眾多。



別無所求



王城訓練場的地板聞起來像金屬和汗水,被太陽曬得熱燙,粗糙的水泥抵著他鼻尖,普羅恩普特讓自己多趴在地上一會兒,閉上眼睛,汗水沿著額頭往下流淌,在他肌膚上搔癢,糾結的短髮黏在前額和頸側,他突然覺得非常、非常疲倦,不是因為連日的訓練,也不是因為他剛才被擊倒在地無數次,而是這整件事,一切,他好累了……


他翻過身仰躺,視線掃過寬廣的天空。


然後看見切割刺眼日光的黑髮,和低頭望著他的一雙蒼藍色眼眸...

注意!!很緊急!!!我看了紫羅蘭永恆花園,雖然有點隨便,但我真的覺得此處應有AU,所以稍微腦了一下。

我只有看動畫沒看過原著,一切都是有限的知識請見諒!

可能有點虐吧!很短!其實也沒什麼,十點才開始寫的哈哈哈哈哈。

不對應該蠻虐的。抱歉!!

魔導兵普普。(大概是這樣子的設定)

真的很不嚴謹我只是愉快犯哈哈哈覺得設定太適合所以寫一下,如果有後續的話也是等動畫完結吧!


Prompto Evergarden



事發過後兩個月,普羅恩普特還是一直在做惡夢。


他在郵政社的工作穩定了下來,他已經能夠靈活的使用雙手,但他仍然會做惡夢。


夢裡,他...

1 / 4

►西悠拉拉◄

不會寫文。
諾普左右固定。

© ►西悠拉拉◄ | Powered by LOFTER